• <th id="ydhyf"><track id="ydhyf"><dl id="ydhyf"></dl></track></th>

  • <tbody id="ydhyf"><track id="ydhyf"><dl id="ydhyf"></dl></track></tbody>

    <tbody id="ydhyf"><track id="ydhyf"></track></tbody><progress id="ydhyf"></progress>

    歡迎光臨中國民主建國會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委員會官網!

    聯系電話:0991-4596878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學習與研究  >> 查看詳情

    【民建先賢】“實業救國”之李燭塵

    發布時間:2023-05-04    作者:    閱讀:7355次    來源:民建中央網站

     1992年9月21日,民建中央、全國工商聯在北京共同舉行“李燭塵先生誕辰110周年紀念會”。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丁關根代表黨中央講話,指出:“李燭塵先生是著名的政治活動家,忠貞的愛國者,中國共產黨的親密朋友,中國民主建國會、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卓越的領導人之一。李燭塵先生又是著名的實業家,我國民族化學工業的開拓者,我國民族工商業家的楷模。”

      李燭塵,原名李華榗,字乘竹,1882年9月16日出生于湖南省永順縣茅壩村的一個農民家庭。他的父親李紹賢,是個勤勞的農民,家有十幾畝薄田,在茅壩鄉開了一個小飯館,家境雖然不算富裕,卻也溫飽有余。

      李紹賢對李燭塵寄予很大的希望,在李燭塵4歲時就送他到本村讀私塾。雖然是貪玩兒的年齡,但他刻苦用功,在伙伴兒中顯示出他的聰明智慧,10歲左右就讀完了“四書五經”。以后又到離家20里外的西庫讀書。

      1900年李燭塵參加了科舉考試,考中秀才。永順縣知縣還送來了“大鄉拔秀”的匾額。李燭塵考中秀才后,茅壩村開明士紳郁園初主動上門提親,愿意把自己的二女兒郁菊花嫁給李燭塵。李燭塵和郁菊花從小相識,心中自然高興。就在這年,李燭塵成親了。郁園初和郁菊花非常支持有抱負的李燭塵求學上進,李燭塵以后上學的費用幾乎全是郁園初支持的。

      1905年,李燭塵考取湖南常德西路師范學堂,他一個人擔著行李,從茅壩鄉出發,一路上翻山越嶺,用了三天的時間,經過永順縣城到達大庸,再坐船到常德。李燭塵在學校里參加了湘江學會,和林伯渠發起組織的新知學社。他閱讀進步書刊,和同學縱談國事。面對外強的入侵和國弱民窮的現實,他產生了“富國強兵”的想法,萌發了“實業救國”的思想,開始改學理化。

      1908年,李燭塵在常德西路師范學堂畢業考試為第一名,按照清朝學制,前三名可以為舉人。1909年李燭塵到了北京準備參加會試,到北京后才知道科舉考試廢除了。于是,他陸續游歷了天津、上海、南京、長沙。1910年,到長沙實科中學任教。1911年回到常德西路師范學堂任教。

      1912年,經過考試,李燭塵獲取了公費留學日本的資格。到日本學習一年日語后,考取了東京高等工業學校,主攻電氣化學,鉆研“空中取氮” 的理論和技術,并成了他一生的志向。1966年“文革”開始后,不能工作,邁入高齡的李燭塵便在家里繼續研究這個課題。在日本,他刻苦學習,節假日到工廠參觀,同時考察日本的政治和經濟等情況,頗得導師的贊賞。

      1915年,袁世凱與日本簽定了喪權辱國的“二十一條”,主要內容有日本不僅繼承德國在山東的一切權利,而且還增加筑路通商的新特權;日本享有在東北三省南部和內蒙古東部一帶工商、土地、路礦、顧問、借款的特權;延長日本租借旅順、大連兩港和南滿、安奉兩路的期限為99年等。這賣國的不平等條約遭到中國人民的強烈反對。而在日本社會,則掀起了反華的浪潮。在日留學的中國學生受到歧視和排擠。

      在李燭塵畢業前夕,一位教化學的老師請他吃飯。李燭塵剛吃了一口菜,嘴就有張不開的感覺——這菜咸急了。這位“老師”站起來譏笑地說:“今天這菜是專門為你準備的,你多吃點兒,你回國后,就吃不到鹽了。”李燭塵氣憤地說:“到時候我請你白吃三年。” 說完邁開大步走了。這事給李燭塵極大的刺激,也更堅定了他“科學救國” 、“實業救國”的思想。

      1918年,李燭塵完成學業后回國,途經朝鮮、大連。他實地考察了當地的化學工業。到北京后住在永靖公館里,他一邊尋找合適的工作,一邊寫成了《鹽與工業之關系》,發表在《鹽政雜志》上。文章提出要以現代科學技術發展制鹼工業,改變單一制鹽的狀況?!尔}政雜志》主編景本白認為他的見解很有見地,約見李燭塵,并給范旭東寫了一封信,推薦李燭塵。這時駐上海的美孚石油公司派人到北京,想請李燭塵當買辦,并承諾給他高薪。李燭塵認為這不符合他“實業救國”的初衷,謝絕后到天津找范旭東去了。

      范旭東是中國化學工業的創始人、奠基人,他1914年集資50000銀元在塘沽創辦久大精鹽公司,任總經理,1915年興建久大精鹽廠。1917年又在天津成立了永利制鹼公司,周作民任董事長,范旭東任總經理,決定在塘沽創辦永利制鹼廠。

      李燭塵和范旭東見面后非常高興,認為找到了志同道合的同路人,可以一起為“實業救國”而奮斗。李燭塵開始任久大精鹽廠技師,繼而任廠長。

      李燭塵不僅是化工方面的專家,而且是經營管理方面的智者。他任廠長后不久,就向范旭東提出了 “工商并舉,科研并進,分文必爭,分秒必爭” 的經營方針。范旭東高興地回應:“你還有什么建議都一起拿出來吧!”

      李燭塵在組織管理上也下了一番工夫,陸續向范旭東提出了許多建議。范旭東高興地說:“以后就不用和我商量了。”

      李燭塵認為:大企業要有大企業的管理制度。他首先建立了嚴格的領料審批制度,改變了以前誰都可以批條子領料的狀況。隨后又蓋起了倉庫,他說:“經費緊張也要蓋倉庫,既能保護財產,又便于管理,領料要有手續,進庫、出庫手續要健全,要嚴格登記。”

      在范旭東的支持下,李燭塵召集全廠科室負責人研究制訂科室計劃、制度,以及科室之間的協作關系。這樣就減少了扯皮現象,改變了以前管理混亂和職責不清的狀況。之后,李燭塵一鼓作氣,制訂了全廠的各種規章制度,使全廠的工作處處有章可循。不久就提高了產量,還增加了品種,生產出肥皂、牙粉等生活日用品,精鹽廠發展到4個。

      推銷精鹽是件困難的事情。當時食慣了粗鹽的百姓不認精鹽,認為精鹽不如粗鹽好,也不如粗鹽咸,因此久大鹽場生產的精鹽大量積壓。嚴重影響了企業資金的周轉。

      李燭塵想方設法在報紙上、街頭上大做廣告,宣傳精鹽所含的成分對人體的好處,宣傳精鹽的衛生標準。針對有人說精鹽不如粗鹽咸,他作出出小包裝請人免費品嘗、試用。

      1919年梁啟超出任段祺瑞政府財政總長兼鹽務督辦。李燭塵千方百計地打通關系,取得了梁啟超的支持和幫助。隨后,李燭塵奔走于山東、上海、武漢和江淮流域的其它城市,委托一些代銷商經銷久大鹽場的精鹽,從而很快占領了市場。把武漢,李燭塵還許以優惠的條件, 把18家經銷商組織起來,成立了武漢鹽業公會,實現了精鹽聯營。

      1921年李燭塵任永利堿廠經營管理部部長,后任廠長兼管久大廠務。1922年,侯德榜從美國學成后回國到永利鹼廠工作。經范旭東提議,李燭塵、侯德榜輪流值年擔任永利鹼廠廠長。

      侯德榜是世界著名的化工專家,他發明的“候氏制減法”在世界范圍內廣為應用。他榮膺英國皇家學會榮譽會員、美國化學工程學會榮譽會員、美國機械工程學會終身榮譽會員,是世界有名的工程化學家。新中國成立后,任化工部副部長、民建中央常委等職。

      1922年,李燭塵建議范旭東創辦化學工業研究社。他說:“化工需要人才。大學生也是人才,但沒有經驗。我們辦個研究社,培養自己的化工高級人才。”當時公司資金相當緊張,但正好說到范旭東的心坎上。他一改平日的斯文,大聲地說:“辦!就是當掉褲子也要辦。”于是,黃?;瘜W工業研究社誕生了。

      黃?;瘜W工業研究社的前身是久大鹽場的研究室。李燭塵到久大后就非常重視這個研究室,不但在經費上給予大力支持,而且在工作上給予指導,更在人員上給予調劑。使這個小小的研究室發展很快,到1920年,它已發展成為一個新型的、有相當規模和分工的化學研究室,下面分設化學研究室、工業化學研究室、動力室、圖書館等機構。1922年夏天,這個研究室和工廠分開,成為獨立的科研機構。

      1922年8月,黃?;瘜W工業研究社正式成立,李燭塵推薦孫學悟(穎川)任社長,李燭塵任董事。李燭塵強調“黃海”要出成果、出人才,他說:“事業的基礎是人才” ,他的人才觀是“培養人才、知人善任、人盡其才”。

      至此,永(永利鹼廠)、久(久大鹼廠)、黃(黃?;瘜W工業研究社)”企業集團產生了。這是我國最早的集生產、銷售、科研為一體的化工集團,也是當時東方最大的化工企業集團。

      1922年,李燭塵協助范旭東以80萬元得標,買下山東永裕鹽業公司。范旭東任總經理,李燭塵為董事。

      1921年5月1日至6日,第一次全國勞動大會在廣州舉行。大會通過了“八小時工作制”的決議。李燭塵、陳調甫極力向范旭東建議在工廠里實行“八小時工作制”。隨即,久大鹽場、永利堿廠在全國率先實行了八小時工作制。李燭塵還建議改善勞動條件和生活條件,提高工人生活水平。為此興建職工食堂、職工醫院、職工宿舍,舉辦工人文化補習班,辦職工夜校。這些建議不僅都得到了落實,而且辦的很好,李燭塵還親自到夜校給工人上課。

      李燭塵作為廠長,處處以身作則,辦事公道,待人和氣,被尊稱為“李老太爺”。他常說:“一個人對對方說一句話,做一件事,就應該首先問問自己,在自己身上受得了受不了。”

      1924年,經范旭東提議,永利公司贈給李燭塵股份5000元。李燭塵從此成為永利公司股東,進入永利公司董事會。這5000元股份,李燭塵一分也沒有拿,1955年1月1日,公私合營永利久大化學工業公司成立后,李燭塵連股帶息全部上繳給了國家。

      1924年8月13日,永利鹼廠正式出鹼,但生產出來的鹼不是白色,而是黑白相間,產品不合格。范旭東和李燭塵、侯德榜大吃一驚。這時永利鹼廠已經耗資200多萬銀元,超過資本的五六倍,不合格的產品給股東們極大打擊。在股東會上,有的股東提出撤消侯德榜總工程師的職務。范旭東不僅堅決反對,而且斬釘截鐵地說:“誰也不許干擾侯先生的工作。”當提出增加投資的問題時,誰也不愿意再增加資本,多采取觀望的態度。

      李燭塵在股東會上不僅支持范旭東的意見,而且說:“主要責任不在侯德榜總工程師,應該由我負。至于資金,可以從久大鹽場抽出資金支持永利堿廠。”

      試驗繼續進行了。李燭塵大膽支持青年技術員張佐華、劉養軒找出失敗的原因,提出解決問題的辦法。李燭塵、侯德榜和青年技術員一條管道一條管道地觀察,一部機器一部機器地測定,一個車間一個車間地協調。最后提出,高壓塔里的碳酸氣壓不夠,需要提高空壓機的轉速。他們把這個想法提到廠務會上討論,許多人不同意,李燭塵果斷地說:“如果出現問題我承擔責任。”

      到了1825年3月,四口干燥鍋也燒壞了,這是主要設備,又是從美國買來的。范旭東、李燭塵、侯德榜沒有氣餒,他們一邊繼續向金誠銀行貸款,一邊尋找原因。發現干燥鍋是生鐵和熟鐵合成的,質量不過關。范旭東、李燭塵立即指派侯德榜和美國專家李佐華(GiImerT.Lee)到美國解決干燥鍋的問題。

      李佐華是1921年到永利堿廠工作的,他有一個外號叫“石灰窯” ,是石灰窯方面的專家。他改石灰窯自然通風為機器鼓風,促進了燃燒過程;另外設計了一個更大的石灰窯,用自動的旋轉機出灰,大大的提高了效能;加大了吸氨塔的冷卻面積,增加了一系列室外冷卻管;擴大了蒸氨塔的溢流管。李佐華是引進的美國專家,他在永利堿廠大膽地進行了7項改革,最重要的是自行設計了干燥鍋。

      李佐華設計的旋轉型的干燥鍋,不用鉚釘,全部用電焊。當時國內還不能制作,李佐華和候德榜到美國制作。

      新型的干燥鍋運到塘沽永利堿廠后,經過緊張地調試,開始試制產品,但是成品是紅色的,不合格。李佐華認為是鐵的機器同碳酸鈉接觸,產生了鐵銹,使產品成了紅色,他建議在加入少量的硫化鈉。

      在范旭東、李燭塵、侯德榜、李佐華等人的密切合作、共同努力下,又經過緊張地調試,克服了許多困難,終于在1926年6月29日成功地用蘇爾維法制造出碳酸納含量在90%以上的潔白的“紅三角”牌純堿,并在1926年8月于美國費城舉辦的萬國博覽會上榮獲金獎。

      永利堿廠自生產后,產量一直上升。1926年年產量4504噸,到1936年年產純堿30000多噸,市場占有份額達到了60%。不僅打破了“洋堿”一統市場的局面,而且為民族工業的發展樹立了榜樣。

      舊中國,民族工業的崛起,必須和外國資本的侵入做斗爭,永利堿廠也不例外。

      世界堿業巨頭英國卜內門公司資本雄厚、組織龐大、技術力量充實,是當時世界上三大堿業公司之首。美國杜邦公司、法國法本公司雖然也是堿業巨頭,但從那個方面也比不上英國卜內門公司 。1913年我國進口洋堿為488255擔,其中英國洋堿占了87.81%;1915年我國進口洋堿為481148擔,其中英國洋堿占了89.78%。當時中國成了英國堿業銷售大國,英國壟斷了我國的堿業市場。英商看到我國民族制堿工業的崛起,怎肯甘休,他們想方設法通過各種途徑妄圖使永利堿廠消失。

      在北洋政府袁世凱主政時,曾經和以英國為首的五國銀行成立善后借款,總計2500萬英鎊,年息5%,以我國的全部鹽稅作抵押。為此在北洋軍閥政府財政部內設置了鹽務署,鹽務署署長稱總辦。鹽務署下設鹽務稽核所,主持鹽務稅收,稽核所頭目稱會辦,由英國人擔任,第一個會辦是英國人丁恩,有關鹽稅的增減,稽核所有決定權。

      卜內門看到永利堿廠即將出堿時,通過英國外交大臣和駐華使節支使丁恩突然提出我國的工業用鹽每擔要納稅2角。制每擔堿要用2擔鹽,這等于每擔堿增加成本4角。相反英國工業在我國用鹽反而不交稅。被殖民者的命運就總是要任人宰割!英國人頗擅此道。

      范旭東、李燭塵多次向財政部鹽務署爭取減免鹽稅,經過斗爭,財政部同意永利堿廠暫免一年的鹽稅。而后在國人的支持下,上?!洞蠊珗蟆罚ㄓ⑽陌妫┯衷敿毜貓蟮懒诉@件事情的始末,破于社會輿論的壓力,最后才將永利堿廠的鹽稅減免30年。

      1925年,英國卜內門倫敦總行尼可遜(N1choI.son)到中國來,托人拜訪范旭東,表示愿意合作,并希望會談,地點由范旭東定。范旭東、李燭塵、侯德榜等商量:“我方資金和技術都很困難,如果生硬拒絕可能帶來更多的麻煩,不如在談判時委婉拒絕。”

      談判在大連進行,范旭東以“公司注冊章程規定公司股東僅限于中華民國國籍的人,沒有辦法變通。否則牽動政府給我們的特權。而且以前從來沒有過。”談判沒有達到英國人的目的,卜內門公司使出了殺手锏——每三個月將他們的洋堿降價一次。在1926年至1927年間,一直降到原價的40%。當時永利堿廠每擔售價銀圓6元6角,在卜內門的壓力下,不得已降到4元2角,公司陷入極大的困境。

      范旭東、李燭塵等千方百計地穩住國內市場的同時,利用他們在日本留學時的關系和影響,就與三井財團駐天津行協商,允許他們在日本代銷永利堿廠的純堿。這時三井財團和三菱財團競爭激烈,三菱財團有純堿銷售,而三井財團沒有生產純堿。這樣三井財團很快就同意了,合同規定代銷一年,價錢由永利堿廠定。

      卜內門看壓價搞不動永利堿廠,這時他們的損失也很大,就主動找到范旭東,言明不在降價銷售。而且說他們以后要調整堿價必先和永利協商。最后他們還和永利達成協議,在三井財團合同期滿后,由卜內門在日本代銷永利純堿。

      李燭塵和范旭東、侯德榜以不屈的民族氣節,抵住了帝國主義侵略資本的強大壓力,保住了新生的起步不低的民族化工業。

      黃?;瘜W工業研究成立后,又和永利堿廠、久大精鹽廠聯合成立了“海王社” ,1928年開始出版《海王》旬刊??餅槭裁炊麨?ldquo;海王”呢?李燭塵說:“我們的事業靠海起家,最初就是在塘沽用海水曬鹽、煮鹽,有時干脆叫煮海。后來以鹽制堿,兩擔鹽制一擔堿,這都離不開大海??!大海浩瀚無邊,我們的事業前途也是無限的,‘黃海’是永利堿廠、久大精鹽廠的大腦,《海王 》是我們的喉舌。”

      李燭塵非常重視《海王》旬刊,要讓《海王》真正起到“互通消息,聯絡感情”的作用,要做到“永、久、黃”企業團體的精神支柱。他不僅在經費上支持《海王》,還經常撰寫文章宣傳“永、久、黃”的精神,談自己對“實業救國”的看法,同時傳播科學知識。其中發表的文章有《新組織之意義及其厲行》、《技術員在管理上之重要性》、《日本人不認識中國人,中國人應該認識日本和自己》、《我的黃海觀》等文章,這些文章引起了很大反響。

      李燭塵從日本回國后,就在塘沽一心一意地搞化工事業,很少回湖南老家省親。他的妻子郁菊花是典型的賢妻良母,一人挑起家中大大小小所有的事情,她照顧老人,撫育子女。李燭塵父母先后病故時都是她一人料理后事。就連娶兒媳婦聘閨女也不讓李燭塵操心。李燭塵也有幾次想接她到塘沽,因家中有老人,終未成行。一直到1931年50歲時,她才來到塘沽與李燭塵團聚。

      1931年秋,南京政府實業部成立了硫酸制造委員會,準備利用空氣中的氮提取無機鹽。限于資金和技術,實業部想和英商卜內門公司、德國靄奇公司協商合辦。但是對方都提出了苛刻的條件,談判一直延續到1934年也沒有結果。范旭東主動承擔下承建硫酸廠的任務。為了籌集辦廠資金,范旭東、李燭塵多次給國民政府財政部、實業部上書請求支持,但是拖來拖去也沒有下文。為此,在

      1934年,永利公司召開臨時股東會,決定將永利制鹼公司更名為永利化學工業公司,同時決定范旭東任總經理,李燭塵任副總經理,協助范旭東在南京六合縣卸甲甸籌建南京永利制酸廠,又任命了侯德榜為總工程師。

      李燭塵往返于天津、塘沽、青島、南京之間,緊張得連回家的時間也抽不出來。就在硫酸廠緊張籌建中,妻子郁菊花得了一種類似中風的病,由于在塘沽醫治無效,李燭塵又忙于廠務,拖了幾個月才到北京協和醫院治療。開始醫治時大又起色,但后來病情出現反復,又并發了支氣管哮喘,于1934年10月8日與世長辭。李燭塵悲痛萬分,深感有負于妻子,他痛呼“汝別我而去,嗚呼!一世夫妻,如此結局!自今以往,我將何以為生。”

      為了照顧李燭塵的生活,二兒子李文奎在1935年把郁菊花的妹妹郁素文從家鄉接到塘沽,幫助料理家務。郁素文小時侯進過私塾堂,讀過《論語》、《勸學》、《女兒經》等書籍,是個知書達理的大家閨秀。相處幾年后,郁素文對李燭塵的人品有了了解,有了愛慕之心,而李燭塵對郁素文也有了感情。他們在朋友的說合下,于1937年10月10日舉行了婚禮。郁素文和姐姐一樣,全力擔負起照顧家務和李燭塵的生活,不僅如此,郁素文和李燭塵的幾個孩子相處得也很好。

      1936年,李燭塵和范旭東、侯德榜在廣泛征求員工意見的基礎上,確定了“永久黃”企業團體的四大信條:(1)我們在原則上絕對的相信科學;(2)我們在事業上積極發展實業;(3)我們在行動上寧愿犧牲個人,顧全團體;(4)我們在精神上以能服務社會為莫大光榮。這表明了他們為發展祖國化工事業的事業心。

      經過范旭東、李燭塵、侯德榜等人的不懈奮斗。到1937年,遠東最大的設備與工藝相當先進的制酸廠正式投產。這在我國的化學工業史上豎起了一坐新的里程碑,它意味著中國重化工的建設水平跟上了世界先進的步伐。只可惜抗日戰爭爆發,南京迅速失守。已能生產硝氨炸藥的永利制酸廠的機器設備,被日本人整體搶奪到日本本土,安裝生產,支持其侵略戰爭……

      在慶祝成功的大會上,范旭東幽默地說:“我的衣服都寬大了……”李燭塵、侯德榜等人何嘗不是如此呢!

      化工事業的發展需要更多的人才。因此,李燭塵向范旭東建議久大、永利兩廠聯合成立藝徒班,李燭塵還親自到一些職業學校、高級中學選拔學生。藝徒班招收了30多名學生,主要來自河北、山東、湖南,年齡在十五六歲。1934年藝徒班開課了,學生們白天在工廠實習8小時,晚上上3小時課程。他們邊學邊干,既重理論又重實踐。李燭塵、侯德榜等一批高級技術人員和管理人員也親自授課。后來許多學生成為骨干,成為工程師、總工程師。

      “永、久、黃”企業非常重視、信任、培養、結集技術人員和管理人員,新中國成立后,“永、久、黃”企業的大批工程技術人員管理人員在社會主義建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其中擔任共和國部長的1人,副部長的2人,院、所、廠、司、局長的有9個,任總工程師的十幾個,任工程師的幾十個。周總理贊賞地說:“永利是個技術簍子”。

      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的歷史進程中,在中國共產黨人的影響下,李燭塵認識到,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的舊中國,“實業救國”的路是走不大通的,因而逐漸地走上了接受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道路。

      版權所有 @ 歡迎光臨中國民主建國會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委員會官網!
      電話:0991-4596878    傳真:0991-4516163
      郵箱:xinjiangminjian@163.com
      地址:新疆烏魯木齊市友好南路716號11樓

    无码毛片久久精品性色AV无码久久_无码黄动漫在线看_国产色综合天天综合网_色悠久久久久综合欧美99

  • <th id="ydhyf"><track id="ydhyf"><dl id="ydhyf"></dl></track></th>

  • <tbody id="ydhyf"><track id="ydhyf"><dl id="ydhyf"></dl></track></tbody>

    <tbody id="ydhyf"><track id="ydhyf"></track></tbody><progress id="ydhyf"></progress>